给我一个机会,我仍然选择背井离乡

雷亚婷 新闻传播学院

2017-05-08 10:25:38

    六岁之前,我一直生活在在四川渠县的一个小地方。像所有父母外出打工的小孩一样,我也在毫无拘束的童年里野蛮生长过。爬过学校的围墙,跟着男孩子们乱晃,几个小孩抢着骑一个自行车,还有小河沟是最喜欢去的地方,夏天凉凉的,脱了鞋就开始打水仗……那是回忆里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。
    小学二年级,被父母接到了重庆,开始了在重庆的生活,也开始了,我与重庆的相爱。整整十二年,十二个四季轮回。成长的日子里,我丝毫没有意识到对重庆有多深的感情,似乎只是用了十二年见证她的发展。十二年间,她将低矮破旧的楼房换成现代高耸的大厦,轻轨、地铁、索道慢慢穿插在城市中楼房里。十二年间,她将磁器口、洪崖洞保护完整,让小巷深处的缕缕炊烟世代相守,将茶馆、火锅、串串、麻花、小面层层叠叠藏在城市的每个角落。在她成长的时光里,我从渝中的小学去了九龙坡区的中学,家也从四个人一间房的出租屋搬到了一人一间的三室一厅。很多成长,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似乎只是习惯了重庆的一切,不论是潮湿依旧的天气,还是日渐拥堵的交通。
    从西南的重庆来到东北的大连,仍然像一场梦一样。就这么拉着行李箱,背着录取通知书,像那些洒脱的行者一般头也不回地离了乡。然而,只有离开才能明白对故乡那些深入骨髓的爱与痛。初到大连便有很多的不习惯。被父母宠了十八年,被故乡宠了十八年,很是不习惯大连的一切,下了高铁就被这儿的“妖风”狠狠抽打了。在对周遭的嫌弃和不适中,思乡的情绪像星海湾的海浪一样来势凶猛,让我措手不及。但也正在这种难捱的思乡中,心里有个念头却越来越清晰,让我越来越坚定,越来越明确:给我一个机会,我仍然选择背井离乡。
    我的室友们格外的融洽,三南三北六个性格迥然不同的姑娘。从未住过校的我,很喜欢六个人排成一排傻里傻气边笑边走的感觉;遇到了老乡学长,困难的时候不吝帮我,有问题也耐心帮我解决,最亲近的是他让我好好学习,让我选择好人生方向;每周一次跟家里的通话,妈妈的饭菜虽然成了心底的挂念,但更懂电话那头唠叨着让我多注意身体的担心和暖意;自己洗衣服刷鞋,自己决定怎么花钱,遇到麻烦自己解决,惹了麻烦犯了错误自己得承担。我开始知道有很多迫不得已和无可奈何,学会了妥协也坚持了有底线,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,成长里头磕磕绊绊,成长后的甜头也足够了。
    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仍然选择背井离乡,故乡重庆仍是心口的朱砂痣,大连也会成为床头的白月光。两座城市,我都爱着都享受着,都经历着。